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(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透)

水煮生蚝吃的就是原汁原味。十三哥说起钦州的美食,总是绕不开大蚝。钦州人养活了蚝,蚝也养活了钦州人。世世代代以蚝为生的钦州人,无论环境怎样变化,他们都变着法子把蚝养活,而蚝也为钦州带来了聚宝盆,为钦州带来了美誉,使钦州成为了全国知名的大蚝之乡。钦州人对大蚝的吃法十分讲究,烤、煎、拌、炸,生吃、蒸煮、清炖,或者调馅等,满足了各地人们不同的胃口。在

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(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透)

水煮生蚝吃的就是原汁原味。

十三哥

说起钦州的美食,总是绕不开大蚝。

钦州人养活了蚝,蚝也养活了钦州人。世世代代以蚝为生的钦州人,无论环境怎样变化,他们都变着法子把蚝养活,而蚝也为钦州带来了聚宝盆,为钦州带来了美誉,使钦州成为了全国知名的大蚝之乡

钦州人对大蚝的吃法十分讲究,烤、煎、拌、炸,生吃、蒸煮、清炖,或者调馅等,满足了各地人们不同的胃口。在众多的大蚝烹饪方式中,水煮生蚝是我比较喜欢的。

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(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透)

刚出锅的水煮生蚝又热乎又鲜灵。

第一次吃水煮生蚝,是在十几年前秋天的龙门港镇。当地大蚝养殖大户,我的朋友虾哥邀请我们到他家作客。虾哥家就在海边,离他家不远处的海石滩上布满或灰褐或深黛的礁石,礁石上又长满或淡黄或褐红的生蚝。我们抵达的那天正值秋分。蓝天白云下,海鸥低飞掠水,海石滩一眼望不到头,渔民三五成群,穿着水靴,拿着蚝刀,正忙着凿生蚝。

我依葫芦画瓢,也尝试着去凿生蚝。生蚝凹凸陂陀,掩覆如盖。它跟石头贴得很紧,重重叠叠,密密麻麻,累累如蜂巢。我手捏一柄蚝刀,向蚝壳尽力砍去,结果只砍掉几个零星的小碴儿,蚝壳纹丝不动。平日里总觉得敲蚝只是简单的手工活儿,其实干起来一点儿也不简单。我弯腰反手抓住蚝刀剜生蚝的根部,却是纹丝不动,一丁点儿碎末都捣不下来。我找一把尖刀,向着蚝壳刺去,但因用力过猛,摔倒在石边,手被蚝壳划破,鲜血直流。虾哥砸开一个生蚝迅速贴在我的伤口处,血立即止住了。虾哥说:“生蚝是天然的创可贴。”

潮水渐渐涨了起来,木桶里的生蚝也渐渐多了起来。我和虾哥扛着木桶,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岸边走去。岸边,绿色编织布搭建的帐篷排成了一长溜。每个帐篷里,都有人在敲生蚝壳挖生蚝肉。锤子敲打蚝壳之声,声声入耳,诉不尽这千年蚝民的生生不息。

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(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透)

生蚝个头有大有小,不过丝毫不影响吃的开心!

虾哥坐在岸边的礁石上,顺手捡起一颗大大的生蚝。生蚝外表纹理明显,淡灰且黑,仿佛有一种历史的沧桑感。虾哥用五只手指压住蚝壳,刀尖儿朝蚝壳尾部缝隙处刺去。紧接着,他手腕一转、一抠,蚝壳随即应声而开。蚝壳打开后,青云似的蚝肉一览无余。虾哥用手轻轻一挑,将肥腴的蚝肉挖出来,递到我面前,示意让我尝一尝。此时,莫泊桑笔下的那种“开壳即食”的情景,立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我“哧溜”一声将那颤巍巍的蚝肉连同汁水一起吸进嘴里,起初,是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,后来咀嚼一两下就感到一丝微甜,随之是满口鲜甜,咽下肚里时,口感异常新鲜甘美,感觉将整个大海吃到了嘴里。我真没想到,这种表面凹凸嶙峋,样貌丑陋的生蚝,里面却隐藏着如此温软的“内心”。三分钟,唇齿之间,蚝肉仍是甘美清甜。

此时,同行的小苏向我耳语:少吃点,一会虾哥弄水煮生蚝给我们吃。当下,眼睛一亮,久闻钦州水煮生蚝之鲜美,口中立刻津液滋润,我便刻意减少吃东西,留肚吃水煮生蚝。

果然,虾哥把我们在海石滩体验时凿下的生蚝拿回家后,便启动他的渔船,带我们到他的蚝排上提取吊养在蚝排里的肥味大蚝,要亲自给我们做海边人最喜欢吃的水煮生蚝。

在过蚝排的路上,虾哥不忘向我们介绍他的宝贝大蚝。他说,生蚝中含有丰富的蛋白质,还有一些人体所需要的多种氨基酸、维生素等营养成分。用水煮这种烹饪方式来制作生蚝,是最能保留生蚝营养的一种做法,而且水煮出来的生蚝味道也是鲜嫩无比,在满足口感的同时还能够给身体补充一定的营养。

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(带壳生蚝水煮多久才熟透)

吃水煮生蚝,蘸着海鲜汁,一口一个才过瘾。

说话间,蚝排已到,虾哥选了几串肥美的大蚝,我们便返程了。

到家后,虾哥先用小刷子清洗生蚝的表面,然后在锅中倒入的清水要浸没生蚝,放入两片生姜开火烧热。虾哥一边操作一边说:“水温约70℃-80℃后立即关火,浸泡5分钟后可出锅,如果煮开会把生蚝的肉质煮老,影响食用的口感,甚至还将生蚝中的营养物质煮没了;煮的时间太短,生蚝吃在嘴里则会有一股浓腥味。”

不一会,热气腾腾的生蚝倒出来了,还有点烫手,但吃水煮生蚝就要趁热吃。我手拿半把剪刀对准生蚝上壳一角的连接处旋转一下,蚝壳展开,从里面流出来的是如玉般润滑的汁水,忍不住放到嘴边嘬一口。生蚝肉饱满且满含汁水,连肉带汁吃进嘴里,万千味蕾突然开启最细微的敏锐,那种满足感难以形容。蚝肉口感极佳,爽、滑、甜,脆而无渣,原汁原味,根本停不下嘴来。一会儿,地上的生蚝壳像堆积的小山。

自此,我便爱上了水煮生蚝。这种烹饪方式,也是钦州地区沿海居民吃蚝最常吃的一种。其实,食物,吃的是一种味道,一种乡愁。远在他乡的你,是否想起了家乡的味道?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uanmi.vip/619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