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庚白(林庚白)

林庚具有什么形象特?林庚具有什么形象特点

这位曾经的北平现代派诗人、后来的古典文学研究者,一生追慕的是“寒士文学”和“布衣感”。他推崇不在权贵面前低头、“贵者虽自贵,视之若尘埃。贱者虽自贱,重之若千钧”的骨气。他的学生袁行霈至今记得先生的一句话:“ 人走路要昂着头,我一生都是昂着头的。”

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电影版的林静?真的是韩庚吗?╮(╯?╰)

不知道。不过赵又廷的气质比较适合演陈孝正。

民国最著名的旧体诗人?

问题:李白早期写旧体诗如《将进酒》, 后面写新体诗,文坛变革他搞的?

前言我感觉题主可能没有表达清楚,旧体诗与新体诗的定义很容易混淆。

我们说的旧体诗是指传统的古诗词,其中包括古体诗和近体诗。

另外,李白虽然有大量的不同诗体优秀作品,但是在诗歌的变革中,他的作用没有那么大。

一、近体诗近体诗又叫做近体诗、新体诗,即讲究平仄格律的诗体。这种诗体发端于在齐梁时期的永明体。《南齐书·陆厥传》说:

“永明末,….吴兴沈约、陈郡谢朓、琅研王融以气类相推毅,汝南周颙善识声韵,约等文皆用宫商,以平上去入为四声,以此制韵,不可增减,世呼为‘永明体’。”

例如沈约的《登玄畅楼》 :

危峰带北阜,高顶出南岑。中有陵风榭,回望川之阴。岸险每增减,湍平互浅深。水流本三派,台高乃四临。上有离群客,客有慕归心。落晖映长浦,焕景烛中浔。云生岭乍黑,日下溪半阴。信美非吾土,何事不抽簪?

永明体是一种过渡的近体诗,在南北朝后期,就出现了标准的近体诗了。到了初唐,格律规则完善,近体诗甚至被纳入了科举考试中。

二、含糊的新体诗近体诗是格律诗, 不过“新体诗”这个词,应用比较广泛,不同于以前形式的诗体常常被称为新体。例如梁朝皇帝的这首《伤离新体诗》:

伤离复伤离。别后情郁纡。

凄凄隐去棹。悯悯怆还途。

戚戚意不申。转顾独沾襟。

前驱经御宿。后骑历河漘。

胡香翼还幰。清笳送后尘。

落日斜飞盖。馀晖承画轮。

柳影长横路。槐枝深隐人。

桂宫夕掩铜龙扉。甲馆宵垂云母帏。

胧胧月色上。的的的夜萤飞。

草香袭余袂。露洒沾人衣。

带堞凌城云乱聚。排枝度叶鸟争归。

碗中浮蚁不能酌。琴间玉徽调别鹤。

别鹤千里别离声。弦调轸急心自惊。

试起登南楼。还向华池游。

前时筱生今欲合。近日栽荷尚不抽。

犹是衔杯共赏处。今兹对此独生愁。

登楼望暧暧。山种自分态。

偃师虽北连。轘辕已南背。

远听寂无闻。遥瞻目有阂。

含诧意不迷。长叹情无赖 。

这首诗的作者梁简文帝萧纲,这种“新体诗”其实是一种杂言诗,因此这首诗也有刻本的题目是《伤离杂体诗》

又如民国林庚白《孑楼诗词话》中说新体诗:

新体诗人,每喜拾欧美牙慧,而不知其远于创作。曩见徐志摩译哈代所作《一个星期》,辞意并美,为之技痒,遂亦踵成一首,颇自矜以为突过哈代。兹以哈代所作,与拙作并录于此,以质海内之嗜新体诗者。

徐志摩翻译哈代的这首诗,被林庚白称为新体诗,《一 个 星 期》:

  星一那晚上我关上了我的门,  心想你满不是我心里的人,  此后见不见面都不关要紧。  到了星期二那晚上我又想到  你的思想,你的心肠,你的面貌,  到底不比得平常,有点儿妙。  星三那晚上我又想起了你,  想你我要合成一体总是不易,  就说机会又叫你我凑在一起。  星四中上我思想又换了样;  我还是喜欢你,我俩正不妨  亲近的住着,管它是短是长。  星五那天我感到一阵心震,  当我望着你住的那个乡村,  说来你还是我亲爱的,我自认,  到了星期六你充满了我的思想,  整个的你在我的心里发亮,  女性的美哪样不在你的身上?  像是只顺风的海鸥向着海飞,  到星期晚上我简直的发了迷,  还做什么人这辈子要没有你!

三、李白的近体诗与古体诗李白的静夜思、行路难、蜀道难等诗,不遵守格律的要求,所以是古体诗。例如《蜀道难》:

噫吁嚱,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蚕丛及鱼凫,开国何茫然!………….可以横绝峨眉巅。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这首诗很向梁简文帝的那首诗,这是一首杂言古体诗,每句字数不固定。

而静夜思虽然是一首五绝,但是并不是近体诗,是一首五言古绝句:
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平平平仄平,平仄仄仄平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仄平通平仄,平平平仄平。 

而早发白帝城、送友人等遵守格律的规则,就是近体诗。例如这首五律《见京兆韦参军量移东阳二首 其二 》

闻说金华渡,东连五百滩。全胜若耶好,莫道此行难。

猿啸千溪合,松风五月寒。他年一携手,摇艇入新安。

结束语从题主表达的意思来看,所谓的文坛变革应该是指近体诗(即格律诗)萌芽、演变、成熟的过程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沈约等永明体诗人作用最大,从齐永明时期开始,经历了齐、梁、陈、隋四个朝代,到初唐时近体诗才真正完善。

其实在梁朝,已经出现了完全符合格律的诗作了。只是格律规则尚不明确和完善,诗人偶合而已。

可以看出,这并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。而李白时期,近体诗已经成熟了。

@老街味道

关于木筏的诗句?

李白早期写旧体诗如《将进酒》, 后面写新体诗,文坛变革他搞的?

这种说法不对。就好像一个炒房者,长袖善舞,消息灵通,跟随着政策变动赚到了好多钱,成为炒房界的一把手,能不能说他制定了国家的房地产政策?

当然不能。

虽然他的成功和反馈对国家政策有表现作用,大家跟着他一起炒,可能也能赚点小钱。但是他代表不了国家政策决定。

李白就是这个状况。他是在盛唐诗歌浪潮中的顶尖选手,是弄潮儿,但是这股诗歌变革的热潮,虽然因为他锦上添花,但是没有他也没关系。

还有杜甫、王维、高适、王昌龄等等,同样可以打造盛唐的诗歌高峰。同样会有张白、赵白、王白的出现,填补浪漫狂放的李白在古体诗和近体诗中的地位空缺。

李白只有一个,但是如果没有他,还是会有另外一个站到“诗仙”的位置上来。因为诗文革新随着盛唐意象上扬的潮流大势已至,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。

我们只看到诗歌在初唐的扭转,在盛唐的怒放,在中唐的突围,在晚唐的沉沦,以为诗的兴盛就是唐朝一代的事情。其实,唐诗能够有如此的成就,是从春秋时期,一千年来中国文人的共同努力结果,特别是魏晋南北朝的诗人为唐诗打好了爆发前的基础。

盛唐的绽放,只是恰逢其时罢了。

而李白其实算得上是一个顽固派,他虽然在后期有格律诗的写作,但是即便到死,写的《临路歌》(《临终歌》),也还是不符合格律的古体诗。

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。馀风激兮万世,

游扶桑兮挂石袂。后人得之传此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。

他的诗风是一以贯之的,不排斥格律,但是自己并不喜欢用,甚至因为杜甫的过于讲究而嘲笑他。

李白是一个完全凭文采和灵感的选手,他对诗歌音律的认知早已经在格律之上。正因为这种旷世文采,才会有他的汪洋恣肆。

不过人家是格律之上逍遥——那些拿诗仙写诗不按格律来自证的朋友,不要再犯这种错了。你没有李白的文采,就别拿李白的写作方法来自我标榜——即便李白写古体诗,他也是按照乐府曲制而来。他只是不喜欢遵守新出的规则而已。

诗文千年以来,人人都知道李白好,有谁能称为第二个李白?

要想真正学好诗歌,还是得从杜甫等人的路子开始。李白和杜甫都在上层,但是李白的舞台,他把楼梯抽走了。而杜甫则毕恭毕敬地指导着后人的写作,虽然被称为“圣”,却永远屈居“诗仙”之下。

这世界就是如此,人人都望着达不到的目标崇拜。

但是现在很多人崇拜李白,还真以为李白就是瞎写成名。朋友,瞎写和瞎写是不一样的。

人家写出来上天入地,你写出来不过是田头泥沟——这就叫做本心的“云泥之别”。要学会承认自己的差距,老老实实从诗圣或者其他诗人学起,再慢慢锻化文字,融入自己的风格,说不定能够自成一家。

动辄以李白不合律来自夸的,其实不过是为自己的无知和懒于学习找借口罢了。

但是,诗写得好和对诗文改革作出巨大贡献完全是两回事。

就好像我们知道宋词中融会贯通各种风格,集大成的第一高手辛弃疾,其实对宋词的推动作用有限。

他只是在其他文人的肩膀上更进一步,达到了别人达不到的高度。但是他踩着前人的肩膀,那些人才是真正对宋词形成、发展、变化做出真正贡献的人:柳永、苏轼、周邦彦。同样,李白是诗写得最好的人。他对诗歌各种体裁格式、内容意象也是有贡献的,除了在浪漫文风之外。

但是他对诗文改革的贡献并没有其他一些诗人大。

为永明体,宫体诗,到唐诗的格律体做出贡献的其实是宫廷诗人,如上官仪、沈佺期、杜审言、宋之问。他们集合归纳了格律诗的特色,在许敬宗提出平仄盖四声之后,创造了四种基础格律诗形式,并逐渐固化下来。

这其中,李白是起了作用的。他的作用主要就是和王昌龄一起发展、规范了七绝这种格式,使它成为盛唐之后最流行的格律诗格式。不过李白对诗歌改革的贡献也就是这些了。

这还是因为他喜欢这种短小的,意犹未尽的写诗方式。

他的律诗和杜甫等其他诗人比起来,就不能起到代表作用。

除了格式,唐诗的意象改革在诗文改革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。毕竟无论使用什么格式,内容和反映什么才是诗文最重要的地方。

在初唐,做出诗文改革探路的就是初唐四杰,他们猛烈抨击空洞浮华的“齐梁体”,将诗风往务实、向上的路子上靠拢。到了陈子昂的《修竹篇序》,就正式提出了要恢复“汉魏风骨”的主张,为诗文革新举起了一面大旗。

那么真正将格式和诗风完美结合,并大昌其世的诗人是哪些呢?

李白?杜甫?王维?都不是。

还是那些精研格律体的宫廷诗人。这一朝的宫廷诗人既享受用了大唐的繁华,又体验到了仕途的险恶。他们在武周王朝得宠,意味着李唐王朝复位后的清算。

大批宫廷诗人被流放,沦落民间。所谓“世事坎坷诗者兴”,这些在宫殿里老是唱着华美应制诗的诗人们终于接了地气,而格式精良对他们来说已经深入骨髓。

于是一大批优美而又内容充实的诗歌被创作出来,蔚然成风。

唐诗之盛,由此而来。所以我们说李白是唐诗的代表人物,就好像我们今天说谁谁谁是奥运冠军,是中国某个体育界的代表人物,他是最优秀的,但是他与体育项目的改革、体育制度的改革,可能也会起着作用,但是相对来说并不重要。

冠军,我们只看表现,而不看他的训练过程。

我们只看到李白的诗风从古风入格律,又从格律出古风,进出自如,笑傲诗坛。

我们同样要看到大量的诗人、文人奠定了诗歌盛世的到来。这种改革前进的潮流,从来不是一个人能够带来的。

李白也不行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uanmi.vip/173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