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宇宙看法(宇宙单元学情分析)

图片源于网络图文无关在元宇宙元年火热加持下,“虚拟人”有了更多更新的打开方式。虚拟人赛道在发生怎样的变化?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?随着冬奥会气象主播冯小殊、万科员工崔筱盼、清华虚拟女学霸华智冰、抖音美妆达人柳夜熙、首位超写实国风KOL·翎等虚拟人的不断“出圈”、广受关注,虚拟人赛道的大爆发走到了台前。资本则早已闻声而动,2022年过了不

图片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

元宇宙元年火热加持下,“虚拟人”有了更多更新的打开方式。虚拟人赛道在发生怎样的变化?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?

随着冬奥会气象主播冯小殊、万科员工崔筱盼、清华虚拟女学霸华智冰、抖音美妆达人柳夜熙、首位超写实国风KOL·翎等虚拟人的不断“出圈”、广受关注,虚拟人赛道的大爆发走到了台前。

资本则早已闻声而动,2022年过了不到一个月,虚拟人领域融资已达近百起,金额达4.11亿元。

有数据显示,2021年,虚拟人相关企业融资共有2843起,融资金额为2540亿元。而2020年,相关企业融资有1713起。不仅如此,包括红杉、IDG顺为资本在内的一线基金纷纷入局,总融资金额达到近8亿元。最近的投资信息来自字节跳动,今年1月,打造了虚拟IP形象“李未可”的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,由字节跳动独家投资。

“我们2017年关注这一赛道的时候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虚拟人是什么。就在2021年,尤其是下半年,好像很多人都明白了。不少投资人都在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。”盛景嘉成投资人刘迪说。

在小红书平台创造出“川CHUAN”这一男性超写实虚拟人的亦真亦幻创始人张启熙向媒体表示,他于2019开始关注虚拟人,作为连续创业者,2020年初开始进入超写实虚拟人赛道创业,但2021年元宇宙爆发的东风让他加速了布局。

2022跨年活动中,邓丽君虚拟形象登台演唱;虚拟偶像“柳夜熙”凭借4条短视频获赞超1700万,粉丝数量在不到两个月内达到近800万;2021年度万科集团最佳新人奖颁给了虚拟人——崔筱盼,入职10个月,经崔筱盼提醒的单据处理响应程度是传统IT系统提示的7倍,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.44%。

这些虚拟人形象,也只是当下的冰山一角。统计数据显示,虚拟人当前市场规模已超2000亿元,预计2030年将达到2700亿元。

图片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

几大细分赛道 虚拟人大显身手

虚拟人并非今天才有。

21世纪初,CG技术、动作捕捉技术革新,日本开发了第一款广受认可的虚拟人“初音未来”。2012年,初音未来举办万人演唱会;2017年,一款初音未来VR(虚拟现实)发布,购买者可通过VR设备进入虚拟世界,让她在面前唱想听的歌,这一度引发购买者在发行商店前排起长队。近几年,受益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,一众虚拟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

知春资本投资人曾映龙将虚拟人分为“皮囊”和“灵魂”。在“皮囊”层面,很长一段时间,虚拟人以“二次元”形象出现。但当建模和动作捕捉技术不断提升后,无论形态、表情,还是声音,超写实虚拟人都与真人越来越相似。在江苏卫视节目中登台演唱的“邓丽君”就是一个极佳的案例,还有小红书上走红的AYAYI、清华学生“华智冰”,以及万科员工“崔筱盼”,也都是超写实虚拟人的代表。小冰公司CEO李笛此前曾对媒体表示,“‘崔筱盼’拥有实实在在的工作能力,而不仅仅是外貌。这才是小冰框架创造虚拟人类的最重要价值。”

虚拟人尽管“虚拟”,但已不再空有“皮囊”,“内外兼修”的虚拟人才具备真正的价值。灵魂层面,超写实虚拟人也在不断推陈出新。例如小红书上的虚拟人“川CHUAN”作为首个男性虚拟人网红,其形象特征是——鬼马少年、时尚新潮、吃货、探索派;还有以超写实画风和具有中国特色审美形象出现的“翎”——她是一个热爱国风的跨次元女孩,会京剧、毛笔字、太极等;而“AYAYI”被塑造为大明星、时尚、潮流;“柳夜熙”则有着真实且神秘的国风形象。

除了虚拟人本体划分之外,若按照应用场景分,商业应用场景也越来越丰富。尤其是2021年超写实虚拟偶像市场井喷,爱奇艺发布的《虚拟偶像观察报告》显示,通过CG艺术视觉设计、3D建模、虚拟数字化、动捕及绑定的高难度超写实虚拟人,推动虚拟偶像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到2000亿元。

虚拟偶像、虚拟IP是虚拟人赛道在当下很重要的细分应用场景,CCV创世伙伴投资人聂冬辰表示,“其存在角色与真人明星并无太大区别,有自己的人设,有自己的输出,商业化方式也多是‘金主爸爸’的广告代言费用。”

再看带货场景,带货也可以称作是不少虚拟人的“主业”。比如,淘宝已经有了不少虚拟人的带货直播间;头部主播李佳琦也曾引入虚拟人“洛天依”作为副手,即直播间辅助角色。与真人相比,虚拟主播让直播时间更灵活,在提升品牌新潮感、科技感的基础上,还可以增加消费者熟悉产品的方式,现有形式包括虚拟人独播和与真人主播合作直播。

在虚拟主播这一细分赛道中,B站的增长较为明显。长江证券的报告显示,B站虚拟主播营收从2020年1月的762万元增长到2021年11月的超5000万元,付费人数从7万增至逾25万,其中泠鸢yousahanser还入选哔哩哔哩(B站)2020年百大Up主。

还有其他应用场景,比如“崔筱盼”的财务岗位,这是虚拟人在解放人力方面体现出来的价值。“崔筱盼”需要处理的整套业务逻辑既繁杂又清晰,对于人类来说,需要学习和训练很长时间才能熟练掌握,但对于可利用大数据和算法的AI(人工智能)来说,这种工作反而是大显身手的机会。

图片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

除此之外,基于影视特效行业的多年沉淀,虚拟人在制作端已形成一套颇为完备的工业化制作流程和商业体系,除了以上提到的运营公司外,底层技术服务类公司也不断涌现,而且不可或缺。

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《2020年虚拟数字人发展白皮书》,虚拟人的基础设施层包括显示、光学、传感器、建模、渲染引擎等部分,主要由海外巨头把持;平台应用层主要包括制作虚拟人的具体功能,有动作捕捉、智能语音、自然语言处理等。

虚拟人为何会爆发受热捧

云舶科技创始人梅嵩此前就职于游戏企业,2017年3月注册成立公司,创建初衷就是自主研发动捕技术,让普通摄像头就可以实时捕捉身体、手指、表情等3D数据,帮助推动虚拟直播行业从2D面捕向3D动捕升级。经过3年的技术研发,云舶科技在一年内完成了BV百度风投、五岳资本、CCV创世伙伴的三轮融资,其产品——小K直播上线3个月后注册数超2万。

此外,其他细分赛道包括以虚拟人作为入口的公司。得到字节跳动投资的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布局的是XR(扩展现实)眼镜,虚拟人“李未可”会在XR眼镜中通过AI与用户交互,她也成为这款XR眼镜的品牌代言。

ACE虚拟歌姬由北京时域科技于2020年推出,是一款结合了AI歌声合成技术的音乐创作App,具体来说,ACE虚拟歌姬为用户提供多个AI虚拟歌手,用户可以在ACE的创作工具中,输入歌曲的旋律、歌词,并选择AI虚拟歌手进行歌曲演唱,这种“填词玩法”可以让用户在其他用户创作的歌曲旋律上进行二次创作,目前App已达到上百万的累计用户。

在创始人郭靖看来,如果虚拟人功能分为声音、大脑、外形、动作的话,那么,ACE可以在里面扮演好声音引擎的角色,“我们是原生虚拟人的声音引擎以及声音背后的创作者生态”。

相对而言,对“Z世代”群体来说,虚拟人打造的IP形象很符合其审美和消费需求。“Z世代”群体规模约2.5亿人,已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,他们的消费与审美需求直接影响虚拟人的研发与应用。

另外,虚拟人的突然爆发,与元宇宙这一概念的声名鹊起息息相关。聂冬辰提到,虚拟人就是现实世界人类在元宇宙世界、未来世界的1∶1投射。“元宇宙是和现实世界平行的存在,现实世界里长什么样子,元宇宙就会是什么样子。在这个世界中,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‘虚拟人’”。

疫情之下,元宇宙像是一个完美的梦,虚拟人成为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间提供更强视觉效果、更佳沉浸体验与更具情感温度的交互方式。

可以说,虚拟人是元宇宙实现的必要因素,有了它,才能打破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界限。“人类为什么会愿意去元宇宙?情感联结会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,用户有更强的参与感,还可以随意创造,他们是虚拟世界中的超级个体,也可交互、陪伴、往来。”聂东辰认为。

图片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

慧夜科技创始人渠思源曾说,慧夜将虚拟人发展分为三个时代。在1.0时代,虚拟人仅以图片和视频形式呈现;而2.0时代的虚拟人将更具交互性;最终在未来的3.0时代,虚拟人的核心为个性化。在3.0时代,每一个数字人都可以有自己特定的人格和个性化行为,可以让用户相信他们真实存在于一个虚拟世界,将由个性化决策、语言、动作系统驱动。

但当前有些元宇宙项目仍停留在概念阶段,GGV纪源资本投资人罗超提到,“这个东西的终局会演进成什么样,很难说,且需要漫长的过程和大量的技术突破。”

除此之外,从虚拟IP、虚拟偶像层面来说,虚拟人火爆的背后,失德艺人的不断塌房是一项助推器。近期的“偶像塌房”事件一件接着一件,让粉丝和那些找了“塌房”偶像代言的品牌们都不同程度地有所损失。但虚拟人不会有绯闻,更没有“能力”失德,作为人设不会崩塌的“完美”偶像走入大众、市场的视野也是意料之中。

曾映龙说,“他们可以永远保持活力、面带微笑地为你表演,或者直播带货。他们与粉丝之间的联系几乎是按照粉丝的意愿来建立的,更不会有真人明星的‘塌房’状况。”

况且,在某些应用场景中,虚拟人可以比人类做得更加出色,还永远不会抱怨,不会疲倦。人类则可以从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,享受生活。

赛道依然年轻 问题待解

虚拟人这一赛道还很年轻,也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投入成本极高。根据《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市场分析报告》,虚拟偶像的上游投入主要集中在专业人才和软件成本上。3D虚拟偶像的制作,画师和建模构思的投入可达数十万至百万元。如果虚拟偶像需要推出一款单曲,包括编曲、建模、形象设计、舞台方案定制等,成本高达200万元,且不包括传播费用。

“柳夜熙”团队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推出“柳夜熙”之前的半年多时间,成本投入已“远超百万”。即便目前柳夜熙拥有超过800万粉丝,仍处在烧钱吸粉阶段。从去年发出第一条视频至今,柳夜熙已发布6条短视频,这些视频时长不长,成本却不低。

“通常来说,超写实虚拟人的视频,每秒成本在8000元至1.5万元区间,一张图片则要几千元,目前做虚拟人的公司里,有90%以上盈利都很困难。”对于虚拟人创业企业来说,持续打造一个IP的风险非常高。

聂冬辰表示,CCV创世伙伴不会选择只拥有一个虚拟IP的创业公司,也是在评估风险后做出的决定。

价格高昂,产能也不足。当前制作虚拟人,大部分依旧采用3D建模+动作捕捉技术,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方式,可以生产出电影画质、精致细腻的虚拟人,但成本高,产能不高。

更加制约虚拟人持续发展的问题是,当下,虚拟人的变现方式还是局限在直播、演唱会等短期流量红利中,还无法创造新的价值空间。大多数仅限于直播带货、新闻播报、多语种播报、气象播报等单一场景,没有进一步下沉推广。

图片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

国盛证券研究所的数据显示,虚拟主播是虚拟人当前商业化成绩最好的方式之一。“2021年11月,B站虚拟主播‘珈乐Carol’创下了单月214万元的收入,占据榜首。其中,一场持续4小时的生日派对直播创下了单场189万元的收入。”但这样的成绩通常只是昙花一现。另一组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8月18日,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,1827人当月营收零元,无收入者超过半数。

“许多虚拟人公司如果只负责生产制作,很难差异化,结果就是IP不够有亮点,流血烧钱。若缺少后续融资,很难维系与保持热度。优秀的团队必须关注数据和技术积累,打磨优质的生产力工具,构建壁垒才能长期脱颖而出。” GGV纪源资本投资人罗超表示。还有调查显示,愿意为虚拟偶像花费500元以上的人群仅占比6.3%,意愿仍比较低。

所以,长期来看,虚拟人背后的公司或许需要探索更全面的价值,例如打造闭环、可互相连接的内容生态、创建类似于迪士尼的品牌等。

当然,不可否认的是,虚拟人的认可度也需要进一步提高。目前的AI虚拟人虽然才艺广泛,但还很难做到结合自身的理解和感受,缺少情感互动,也不能即兴组织语言,无法感知关怀、温暖,也就难以产生真正共鸣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资本的火热掩盖不了内容制作落地少、技术受限等难题。“元宇宙概念的火爆给虚拟人出圈带来了太大的帮助,好像什么人都能做虚拟人,市面上的很多IP都自称是虚拟人,但质量参差不齐。”ACE虚拟歌姬创始人郭靖说,“建模的门槛不高,能建模的人才也不少,但认真做产品的不多。”

什么是虚拟人的真正爆发?盛景嘉成投资人刘迪谈到:“就是不需要教育市场的时候。你还记得大家最开始纷纷购买iPad那时吗,都奔着切水果的游戏而去,那不是教出来的。从一个垂直行业来说,现在虚拟人并没有达到破圈状态,也就是几个晚会、几场直播而已。”

刘迪在虚拟人赛道已耕耘近5年,他介绍了盛景嘉成的投资逻辑,“我们把数字孪生定义成4个维度,第一是映射,即把现实世界搬到虚拟空间上,科技含量还不高,其核心是引擎;第二是交互,在技术上加一些数据、传感,就让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产生联结;第三是仿真,即在交互的基础上做建模、加AI,让虚拟人有自己的思维与表达能力;第四是决策,即在终端直接变现。”

亦真亦幻创始人张启熙谈到,未来,只有当虚拟人与真人建立起真正的关系,才会推进这一赛道走入下一步。“虚拟人不解决人的问题,那它就是一张冰冷无效的皮。当下可以很热,但如果跟每个人都没有关系,热度就会消失”。

(文汇报 记者 李彤炜)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uanmi.vip/14854.html